荆棘

一条梦想成为大大的咸鱼。
主cp叶蓝,喻黄,林方,肖戴,魏果,卢刘。偶尔吃叶黄。
雷孙肖孙,叶王,一切all。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有些事情是没有作用的,再怎样努力都没有。
    但并非没有意义。
    用很老套的话说,爱与勇气永远不会褪色。人并不是为了所谓“有用的事”活着的。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事啊。
    是综艺不吸粉还是抄袭剧不赚钱啊,跪下求小鲜肉放过我们这种冷圈吧。
    急需大量林方投喂。

我最喜欢的你,生日快乐。
千千万万句不知该怎么表达的祝福,全都给你。希望你能拥有最好的一切,希望你永远这样灿烂耀眼。
新的一岁,也请加油!

生日快乐。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虽然这段话对我这种在现实社会中就人缘不行在网上也没啥存在感的货色作用应该有限,但还是希望转了能帮助到你们。
顺便有点想认识A。

🌳杂食动物放空🌳:

(●°u°●)​ 」:



寒武纪年的兔子:







说句很土的话:世上唯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毕竟人心隔肚皮,现实之中尤如此,虚拟网络更不必说。就像我曾经与基友说的那样,即使是同一个圈子也会有矛盾,毕竟在网络上,就算是同好,你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有一个同样的爱好。三观如何?品行如何?你还真不知道。当然我们大部分时候都和小伙伴一起愉快地玩耍,我也相信善良的人很多很多。不过就如同原po说的,如果你没有好好保护自己,就算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不怀好意,那也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缪小泽_圈地自萌自产自销:















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時雨不沢:































嗯,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一冬

*大概算是伞修橙友情向,我想象中他们仨的高中形态,顺便我不吃伞修谢谢。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题目……当然也是糟起的,在彻底投入学习之前先把很久前的脑洞发一发,也许……寒假我能写完呢。

#也许,我应该把结局先说出来?

 

  笔尖起伏,黑色中性笔在纸页上划出有节奏的“沙沙”声,勾出一个又一个数字。随着最后一笔终了,笔势骤停,叶修慢腾腾地合上笔收了书包,确认了一眼没有东西遗漏,便关上教室的灯,懒洋洋地踏着步子出了教室。

  这个点儿,估计连高三都已经下晚自习了,走廊上自然空无一人。南方夜晚的寒气从走廊尽头的窗口一丝丝浸染而来,伴着潮水般的夜色将晚归的学生包围。楼梯间的灯还亮着,橘黄色的灯光无声地氤氲,如同墨色海洋中的一叶孤舟,随海浪漂荡。叶修下了楼,顺手就把灯关了,于是整栋教学楼也平静、无声地沉入了海底。

  门卫大叔和叶修关系不错,见了他,无精打采地嘱咐了他一句路上小心,转头打了个哈欠就回了门卫室。叶修随便应了一声,不紧不慢地沿着人行道往家走。学校为了所谓的学习环境建在市郊,这个时候街道上基本没什么人,清冷而安静,只有路灯静静排成一排,伴着他的步伐把他的影子拉长又缩短。

  叶修本以为路上不会有其他学生了,没走两步却见着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生站在树影里。那男生大约与他差不多年纪,背着书包围着围巾,生得白白净净温文尔雅。见了他,温和地笑了笑,开口:“真巧,你也这么晚才走么?”

  叶修看见他毛茸茸的围巾,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冬天已经来了,不由觉得有点冷。他抬起眼,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男生也不介意,目光在叶修胸口的校牌上停留了一秒,又侧过头问:“同学你是高二的啊,请问你看到我的妹妹了么?她和你同级,这么晚了我有点担心。”叶修想了想,摇头。

  男生有些失望,正要说些什么,眼神却一下子亮了起来:“哎她来了!”叶修回过头,看见一个同样围着围巾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边跑还边朝这里挥手。

  男生也孩子气地向女生挥手,顺势一把接住了扑到怀里来的少女。叶修准备告别离开,男生却开心地转向他:“我叫苏沐秋,高三,这是我妹妹苏沐橙,你呢?”

  “叶修。”

  “很高兴认识你!我们都是高二耶,你一个人也走这么晚么?”苏沐橙也转过头来,笑眯眯地加了一句。叶修点点头,向前边指了指:“没事,我就住那个小区,近。”苏沐秋诶了一声:“真巧,我们也住那儿,不如我们以后晚上一起?”叶修本就无所谓,一想也觉得不错,就随随便便地答应了。

  “那就多多关照了!”苏沐橙高兴地蹦了两蹦。这小姑娘长得好看,笑起来更好看,叶修暗想,魏琛要是见了苏沐橙估计得把眼珠子爆出来,连带着还要把那句“这鬼学校压根没有好看的女生”吃下去。

  “嗯,”叶修一边答应着一边感叹,这俩兄妹还真是有礼貌啊,“多多关照。”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回去吧!”

    叶修侧过头,看见路灯橘色的灯光绵延成璀璨而温暖的星河,直至被遥远的山峦阻隔。山巅上空,宛如钻石碎片般的北极星,柔和地闪烁着。



    差不多刚开学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掉水里去了,到现在还在用翻盖机。于是不知不觉就一个学期没上LOFTER了,现在上来一看,简直恍惚隔世。

    原来追的文,漏了太多,捡起来也难;想更的脑洞,都忘得差不多了,很多角色连人设都记不清了;对网页版LOFTER的适应度也是一般。感觉,大家都没变,但我却不知不觉远离了曾经热爱的世界呢 。

    发生了很多事情,期末考试又是一场大爆炸,离高三也不远了。不知道下一次真正能把精力分在LOFTER和我喜欢的东西上,要到什么时候呢。

    我即将为一个无定的未来风雨兼程,所以,暂别,保重。

一不小心把全篇都整成加黑了改怎么办??
【崩溃.jpg】

【喻黄】白月光

#BE预警
虽然我觉得并不算很悲。
私设,时间大约是第十八赛季左右。
OOC,短小,依旧小学生文笔。



     黄少天懒洋洋地趴在桌上翻一本杂志,睡衣乱糟糟地裹在身上,刚洗过的头发揪成一团,毫无形象可言。

    退役后的日子总像是被无限拉长,一天天漫长得似乎永远看不到头。除了荣耀以外他没什么职业技能,于是便在某座小城里开了间小铺,随便卖卖烟酒杂货,没事上上网游虐虐菜,提前过上了养老生活,人也就慢慢懒散起来。

    已近午夜,他却还不太想去睡。毕竟还算年轻,总有精力无处发泄,于是开始读他曾经没有耐心读的书,从鸿篇巨制到小品散文,消磨着过于漫长的夜晚时光,渐渐竟也嚼出些味道来。

    他正一点点变得沉静。

    收音机还开着,午夜电台安静的情歌低低流淌,随橙色的灯光一起融入沉沉夜色,在微凉的空气里弥散。远处火车悠悠的汽笛伴着风声在小城穿梭,划出串串长啸,声声叩在未眠人心上。

    一首歌结束,又一首响起,却是熟悉的旋律。黄少天愣了一秒才想起这是他当年最喜欢的歌之一,张信哲的《白月光》。

    很奇怪的,黄少天在听歌方面的口味并不像其他人想象中那样聒噪,反而偏好较安静的老歌,一度最喜欢的歌手是张信哲。

    当然了,作为一个不懂音乐高音靠吼的人,黄少天唱张信哲,依然很吵。

    张信哲的声音高而纯粹,让人联想到冷清纯白的月光,确实非常适合这首歌清澈美好而又含着悲伤的意境。黄少天一如既往地喜欢这首歌,此刻听来却莫名有些心烦,啪地关了收音机,扔了书关灯钻进被子里,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却还是无法入睡。

    终于放弃了闭上眼强行催眠自己,黄少天睁着眼茫然注视着天花板,黑夜里只看到一片虚无。

    明明早关了收音机,那首歌的曲调却还是一遍遍在他脑中奏响,每一个音节起伏都如此清晰。

    就如同脑中一同闪现的,某些历历在目的碎片。
 

    黄少天第一次遇见喻文州是在蓝雨青训营门口,那时他们都不过十几岁的年纪,清瘦的少年穿着白衬衣,拖着行李箱,笑吟吟站在香樟树繁密的绿伞下。

    阳光正好,蝉鸣聒噪。

    当年的黄少天自然无法预知未来,并没有在意这所谓的“初遇”,带着十几岁的少年孩子气的兴奋,马不停蹄地跑进了蓝雨大门。以至于他后来每次试图回忆他们的相见,都只记得南国灿烂的阳光和不知疲倦的夏蝉。而那个少年温柔的浅笑,只剩一个远远看去模糊的剪影。

    此后的故事就开始顺理成章。就如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样,他们相识,经过种种矛盾终于互相认可,成为蓝雨的基石,铸就剑与诅咒的传奇,先后退役,最后各奔东西。

    正如某本三流电竞杂志用朗诵一般的矫情语气所写,这是一个关于梦想、友情、成长的传奇般的励志故事。他们的传奇谢幕后依然有新的传奇,也许有一天荣耀也会终结,但至少它目前越发欣欣向荣。对于荣耀,无论是他,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甚至叶修,都只是“曾经的神级选手”而已,仅此而已。他和喻文州,只是个优秀的组合。

    虽然对他们自己来说并不只有仅此而已。
   

    实际上即使是一个退役之后开始变得沉静的黄少天也不会悲秋伤春,平心而论,他现在过得很好,积极向上乐观向前生活富裕而闲适。和所有的大龄单身男青年一样,各种相亲会开始被塞进他的日程。黄少天并不抵触,甚至有些乐在其中,最近遇到了一位很合得来的姑娘,两个人正在进一步发展。姑娘知书达理很有分寸,虽然不懂荣耀,但对黄少天曾经的职业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尊重,对于黄少天的缺点也能温柔地包容,两家父母印象十分良好,看样子是有戏的。
   
    至于喻文州,去年他就给曾经联盟的朋友寄了婚礼请柬——这也是他们陆续退役后第一次全体聚会。喻文州给他们单独分了一个包厢,携新娘祝杯酒就去应付各种亲戚了,剩下他们闹成一团。

    大多数人已经成家,叶修甚至带了个男朋友来。大家都不认识,只知道也是从事荣耀相关工作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很安静地坐在旁边,恭恭敬敬地叫他们大神,被戏弄的时候也不恼,时不时暗暗反击两句。大家闹了一圈,也就调转了枪口开始互相嘲讽。
   
    魏琛居然坚决不喝酒,说是带了女儿不方便。大家吵着说他吹牛,他贼兮兮地笑着,还真抱出来一个三四岁的可爱小姑娘。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地跑过去和小姑娘套近乎,小姑娘也不怕人,奶声奶气地和人打招呼,在花纹繁复的公主裙里甜甜地笑,迅速征服了一帮大龄单身狗。黄少天也没忍住,加入了这群家伙的智障问答游戏,被萌得不能自已。更有些已经结婚了的,对天发誓自己也要养女儿,魏琛得意至极,然后开心地灌翻了在旁边搂着小男朋友淡定围观的叶修。

    这场婚礼可谓宾主尽欢,多亏了喻文州的八面玲珑,把婚礼办得井井有条。毫无疑问,他和新娘十分恩爱,一定会幸福的。

    那天他们把酒言欢回忆往昔展望未来,最后黄少天以昔日搭档的名义敬酒,祝他新婚快乐阖家幸福。喻文州笑着表达了感谢,并祝他幸福快乐。
   
    仅此而已。

    如果有过什么,现在也只是仅此而已。
   
    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有很多责任渐渐开始要背在肩上了。他们都是独生子女,很多事情都需要考虑到家人和父母,三十岁的人,已经不能像十七岁或者二十岁那样鲁莽地唱着《You belong with me》一路横冲直撞了。人生那么长,没有谁缺了谁就不能活,错过了一个,还会喜欢上下一个,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刚开始那几年叶修受到的非议和攻击黄少天都有所耳闻,黄少天佩服叶修的勇气和执着,却并不羡慕叶修,毕竟他不是叶修,路有那么多条可以走,他们两只不过选了不同的路而已。

     说起来豁达,可难免还是有些难过。虽然已经不再喜欢对方了,可是想到将来的路上不再会有彼此,陪他走过漫长岁月的已经不可能是自己,还是有些不甘。

     可是无论再难过,再不甘,也都是会过去的,两个大男人,没必要矫情到寻死觅活。看,他们现在不都过得很好么,新的恋情先后开始,人生还很长,前途一片光明无限好。

    大约每个人都有注定可望不可求的白月光,然而即使得不到,生活也会继续,人生并不会因此变成悲剧——这就是生活吧。

    喻文州很爱他的妻子,黄少天也很喜欢最近相亲的那个女孩子,这并不因为过去喜欢过谁而有所改变。

    他们是搭档,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彼此也是会明白的。

    手机响了。黄少天被骤然奏响的《信仰》吓得一抖,连忙按了收音机,接了电话。是那个女孩子打来的。

     女孩子略带疲倦的声音通过电流传过来:“就知道你还没睡,没事别总睡这么晚,对身体不好。”

    黄少天咧嘴笑了:“那你怎么也不睡?又加班了?所以说你们的老板真是没良心,女孩子这么晚回家真的好嘛,不如你给我来打工吧,保证不加班!”

    “我把工作带到家里做的,安全没问题啦,”女孩子也笑了起来,“不过明天我们就放假啦!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好啊好啊!我们明天去哪里好呢,听起来好有意思的样子啊喂!”

    “你还是先去睡觉吧,晚安啦!”

    “晚安!”

    黄少天乐呵呵地挂了电话,关上了收音机。

    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窗外的月光冷冷清清透过窗帘,在墙壁上落下洁白的印记。



#  没了。
 
 

    感觉如果用动物来代表方锐大大的话,大概就是那种江南乡下人家里非常常见的小土狗,体型不大不小,偏瘦,一身黑亮的短毛,很漂亮,但背上有一缕杂毛,也许脚是纯白的,但有时候调皮到处乱钻会弄得一身泥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品种,但是聪明又通人性,有点可爱的小狡猾。眼睛很大很亮,吃饭的时候会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找人要吃的,特别真诚,让人不好意思不给它吃的。有好东西吃的话会挑食,没有的话粗茶淡饭也能养得活。
    看起来很可爱温驯,有时候也会拼命。
    像所有的杂种狗一样身上有伤痕,受伤的时候独自躲起来舔伤口,等伤好了再来决一死战。
    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玩世不恭。
   
    其实很温柔,而且也很骄傲。